青青草,青青草在线视频,青青草免费视频,青青草视频免费观看
首页  »  综合小说  »  [蚀骨之夜](01-02)[作者:哈维丹特]
[蚀骨之夜](01-02)[作者:哈维丹特]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青青草在线视频 青青草免费视频 青青草视频免费观看]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87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魅魔。
 
  第五狱中的恶魔。
 
  通常表现为外表有着倾城美貌又娇媚至淫靡的女性。
 
  与食尸鬼或者骷髅兵无论是力量与法术都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她们拥有着极 高的智慧,除了像情趣装饰一般小巧的翅膀与身后有着心形末端的尾巴外,人们 再难以分辨出她们。
 
  通过吸食男性的精液获取魔力与生命力的怪物。魅魔是极其珍贵的战力,出 没通常都是富有深意的,代表着第七狱中那些只是叫出名字就足够让人颤抖的大 恶魔们与领主们有了大动作。
 
  虽然在那些传说中史诗级别的战役,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的英雄们的战斗 之中只能算是难缠的对手,可在剑与魔法的世界中的平民,或者说一般人——再 说的精确一点,在我这样的奥特励斯魔法学院学徒兼图书管理员面前,魅魔的法 术与力量是绝对的存在。
 
  按道理说,我这样在这个宏大的世界中既不参加讨伐战争,又名不见经传的 小人物小角色是不可能遇到魅魔的……
 
  那到底是为什么?到底为什么这样如此珍贵的战力会特意潜入我的家里来杀 我?我回想着书里的知识,想着至少死个明白。面对突如其来出现在我家中的第 五狱的魅魔,我不得不感叹我竟然还能保持着理性思考。
 
  禁锢法术死死地将我按在了床上动弹不得,我很快放弃了抵抗,这种强力的 法术并不是我这种级别的人能够破解的。
 
  「啊啦……你还蛮冷静的嘛。」
 
  令人浑身发酥的灵动而柔软的声音响起。
 
  正骑在我身上的这位少女与书上描绘的只遮住三点夸张的盔甲和丰乳肥的熟 女形象完全不同,一袭慵懒的黑色丝质上衣不整的套在上身,露出了肋骨与腹部 诱人的曲线。不花哨的黑色的蕾丝花边内裤抵在我的下体,吹弹可破的黑丝包裹 下的纤细的双腿温柔的夹在我身体的两侧。若不是脸上妩媚的笑与身后摇晃着的 带着心形末端的尾巴迫不及待的游来游去,她与十六岁刚刚发育的人类少女几乎 没有区别。
 
  虽然是魅魔,但被如此震慑灵魂的少女骑在身上还是令我迅速勃起。
 
  夜袭——魅魔最为常用的袭击手法。她轻轻整理着自己薄如蝉翼的上衣,微 微隆起的松软的乳房若隐若现,在她的呼吸下缓缓起伏着。她得意的粉红色的唇 吮吸着自己的手指,在精致的面孔上带着高高在上的,让人读不懂的妩媚的笑意。 
  被这样甚至有些幼齿的少女骑在身上,迅速让我兴奋了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
 
  如果她的目的是杀死我,我甚至都不会醒过来……不,我也听说也有些恶趣 味的魅魔会特意花时间用肉体的快乐折磨她的猎物,最后再榨干最后一丝生命… …
 
  「诶……这么心急的要谈正事吗?别这么紧张嘛,要不要先找点乐子?」 
  她缓缓地趴在我的身上,向我的喉结吹了口气。
 
  呃……要是……不是贫乳的话就完美了。
 
  我感受着胸膛柔嫩如丝般的触感,无可救药的发出了点小感慨。
 
  「你……你!你竟然……一个低贱的人类竟然敢嫌弃我的胸部……」
 
  「给我等一下!魅魔还会读心术的吗!」
 
  「嗯……这倒不会……要是我会读心术的话早拿到情报就走人了,才不会特 意现身浪费时间……」
 
  她一脸不满的摸了摸自己的胸部。
 
  「我可是魅魔,你的兴奋点、敏感带,以及什么时候会射精,甚至你心中关 于性的一切欲望与要求我都能一眼看出来……」
 
  「原来如此……」
 
  「呵呵~ 竟然还有闲心对我的胸部指指点点……看来你还没有明白你的处境 呢。」
 
  她向下爬去,慢慢脱下了我的内裤,早就已经完全勃起的阴茎一下子就跳了 出来。
 
  「啊~ 男人可真是单纯的生物……是危机感让你产生了交配的欲望?」 
  我的肉棒在她的脸前跳来跳去,或许是她已经完全看透了我的欲望,她不断 的按摩着大腿根部和睾丸,就是不肯碰我的阴茎。
 
  「说说正事吧,那本死灵之书去哪了,图书管理员哈维丹特……你应该不会 不知道的吧?」
 
  死灵之书?那件传说中可以随时随地的开启与地狱的传送门的魔法书吗?前 天馆长刚刚悄悄运走了它,看起来馆长已经提前嗅到了危险的气味。
 
  「我不知道……那种级别的宝物去向不可能让我知道的……」
 
  「你不知道?哼哼……」
 
  她带着令我毛骨悚然的微笑着审视着我被法术固定在床上的全身,若有所思。 我尽力的保持平静,让她看不出我内心的波澜。
 
  「你说『去向』……啊哈~ 这就说明你知道这件宝物已经被运走了不是吗。」 
  糟了!
 
  我内心中的踌躇被她看在了眼里。
 
  「说吧,男人的谎言在魅魔上是不起作用的~ 」
 
  「我……我不知道。」
 
  谎言被戳破的我干脆选择一口咬死。
 
  她听后并没有生气,而是爬起身,坐在了我的床边,翘起了让人看一眼就忘 不了的玉腿。我的阴茎依旧在黑暗中伫立着。
 
  「我说~ 你知道魅魔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她有手掌撑起脸颊,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欲望。
 
  「从上古时代开始,一些情报机构就召唤禁忌的魅魔专门用来拷问男人…… 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慵懒的抬起另一只手,粉色的魔法光辉闪烁在她的指尖。
 
  随着粉色魔法的光晕的闪烁,我惊恐地看着我的阴茎也开始漂浮起若隐若现 的魔法咒文。
 
  「那就先让我来自我介绍一下?」
 
  话音未落,她啪的一声打响了手指。
 
  毫无预兆的,一种不可想象的,剧烈的快感击中了我的阴茎,随后猛烈的贯 穿了我的肉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像是长时间的富有耐心的刺激被压缩在了一瞬间一样,我在面对这令人发 疯的巨量的快感之下瞬间达到了高潮,不……这感觉……是两次……足以让我连 续高潮两次的快感瞬间被注射般的进入了我的身体,两次高潮被叠加在一起的令 人发麻的快感导致我的大脑完全处于一片空白,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在疯狂的痉 挛,滚烫的白浊液不受控制的从尿道口喷发而出,一下又一下,射精根本停不下 来。我随着不可控制射精失神的叫喊着,身体被法术固定在床上只能无助的颤抖。 
  直到五分钟后,我才稍微从这剧烈的快感中夺回一点点意识,她则坐在床边 一脸愉悦的欣赏着我已经被两次叠加的高潮的快乐扭曲的脸。
 
  那一瞬间,我才明白了魅魔的恐怖,「以男性之躯绝对不可能战胜的恶魔」 的真正的含义。
 
                 2
 
  仅凭一个响指就能让我连续射精两次。
 
  「怎么样?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她涂抹着我射在床上的精液,笑道。
 
  「啊哈……啊哈……啊哈……」
 
  我不住的喘息着,还没有完全的从刚才射精中回过神。
 
  「好像做的有点太过火了呢,不过两次射精叠加在一起的体验可是很珍贵哦, 好好的给我记住,人类女性是绝对不能提供这样的快感呢。」
 
  她讪讪地笑着,轻轻地把手放在了我的胸口。
 
  「明白了就把那本书的去向告诉我。」
 
  「我……我……」
 
  「嗯?」
 
  她凑近我,点了点头。
 
  我其实并非担心死灵之书的去向被恶魔所知后所导致的一系列恶果,我没有 兴趣也没有能力去拯救这个世界……只是那本被嗅到了危险的馆长运走的死灵之 书,会由我的恋人,也是我的未婚妻洛贝莉亚护送至王城的魔法学会保管。也就 是说如果我现在说出了死灵之书的下落,正在北部森林连夜赶路的洛贝莉亚已经 会遭遇不测。与身为男人的我面对这只魅魔不同,洛贝莉亚会确确实实被这只恶 魔虐杀致死。
 
  该死的……馆长料到会这样才让洛贝莉亚去的吗!
 
  「我……什么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的我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恶狠狠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哈哈哈哈哈~ 也是呢,如果现在就说出来的话一点意思也没有了呢,很好, 接下来我会来点真的,要咬紧牙关忍住,加油加油~ 」
 
  她优雅的遮住嘴,笑道。
 
  手中再次浮现出粉红色的魔法光辉。
 
  「虽然在刚刚我已经屏蔽了这间屋子的声音,但是考虑到接下来的拷问可能 会比较吵,因此我还是做得彻底点比较好~ 毕竟这么美妙的拷问被人打扰了可不 好呢。」
 
  她轻轻用有着魔法光辉的手,一层致密的暗紫色的薄膜从地板顺着墙壁蔓延 而上直至汇聚在天花板上,彻底隔绝了这个房间。我从书上见过这个法术——塞 拉恩的时间薄膜,不但隔绝空间,内部的时间流速还会变得无比缓慢,是拷问犯 人最常用的法术之一。
 
  「还有这些浪费了可不好呢。」
 
  她玩弄着着我射在小腹的精液,手中再次闪烁起魔法的光晕。
 
  瞬间,我的阴茎起了反应,我立即做好再次被连续弄射精两次的心理准备。 但并不是像刚才那样瞬间注入剧烈快感,而是开始感觉一阵轻微的瘙痒。
 
  「这是什么……到底什么意思……」
 
  刚刚射在床上的、肚子上的、腿上的、墙上的精液都闪烁起光辉,抖动的脱 落漂浮在空中,逐渐向我的阴茎汇去。我惊恐的想起了她刚刚所说的话——浪费 就不好了,并瞬间明白了她要干什么。
 
  「啊!不!不要!啊啊!」
 
  我无济于事的绝望的大声叫喊着,挣扎着。
 
  先是射在腿上的一团幽幽的飘到了龟头上方,猛地钻入了尿道口,在尿道被 入侵的强烈刺激之下我失神叫喊着。
 
  「啊!啊啊啊!」
 
  于是,如同时光倒流一般,刚刚由于巨量快感所射出的那些白色液体按照刚 刚射精的先后顺序,一波又一波的从我的尿道口钻入返回睾丸。一种难以描述的 瘙痒感与压迫感席卷而来,并逐渐化作一种奇妙的快感。睾丸随着射出的精液的 注入也逐渐恢复了肿胀感。
 
  她依旧翘着诱人的包裹着黑丝的腿,漫不经心的欣赏着我徒劳的挣扎,看着 那些精液一点点的回到我的睾丸。
 
  「你有力气惨叫的话,我建议你留点体力哟。」
 
  看着我无助的惨叫着,轻轻按住我疯狂扭动着腰。
 
  「好啦好啦,既然准备工作都做完了,那么开始正式的拷问吧~ 喂喂……这 还没有开始呢,如果你现在就已经快昏过去的话,我建议你赶紧说出来比较好哦 ~ 」
 
  被拘束魔法以大字固定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我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沉着,张着嘴 巴时不时地抽搐着。
 
  「啊~ 对了,刚刚让你记住两次高潮叠在一起的体验是有原因的……因为接 下来哈维君再想要射精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呢。」
 
  她的指尖再次出现魔法的光芒,与之前的不同,这次的光辉是一种令人感到 不安的暗紫色。
 
  「不……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想要射精就不可能了呢。」
 
  灵巧的手指点在我的小腹上,随即出现了一个魔法符文。巨大的魔法波动宣 告了与刚才的小打小闹完全不同,完全没有反抗余地的我只能看着她将这个我从 来没有见过的魔法符文印在了我的小腹上。
 
  「哼哼……即便是图书管理员的哈维君也没见过这个符文吧?要我告诉你吗 ~ 」
 
  她轻轻地再次爬上了我的床,跪在了我的双腿之间,在暗紫色的光辉下我的 肉棒散发着诡异的光泽。
 
  「这是魅魔最为残忍的魔法,被烙下这个符文的人将永远成为魅魔的奴隶… …」
 
  「嗯?不明白什么意思?」
 
  她一只手玩弄着睾丸,一只手开始了肉棒期待已久的套弄。虽然只是上下上 下的来回做活塞运动,但节奏与每一下的深浅都做到了完美,不愧是魅魔,对敏 感点的掌握简直要比自己的手还要熟练。更重要的是大脑没有对她的手的动作没 有预知,醉人的舒适感让我全身心的开始享受她的灵巧所带来的阵阵快感的浪潮。 
  「啊……」
 
  在这样的攻势之下,我开始失声呻吟了出来。
 
  突然,她停下了动作。
 
  我的腰开始不争气的抽动起来,催促着她继续。
 
  「啊~ 很舒服吧,要记住现在的舒适哦,因为过一会你会求着我停下的。」 
  随着她再次开始套弄,我逐渐出现了射精感,并愈发强烈。
 
  「嗯?要射了?可以的哟,射出来射出来。」
 
  她的手依旧不紧不慢的把我向射精推去,我被快感支配的肉体开始绷紧,为 射精做最后的准备。
 
  「要……要射……」
 
  「射出来~ 射出来~ 哈维~ 」
 
  「啊……啊!」
 
  本该射精的瞬间,我却没有射精。
 
  她依旧笑着欣赏着我欲求不满的丑态。我身体早已是为射精做好了准备却扑 了一个空,无助的颤抖着。倒不是快感不足以让我射精,而是那个射精的触发装 置被人为地摘除了一般。就像是永远都距离射精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无尽的徘徊, 无尽的缩小着与射精之间的距离,又好像是干脆射精的阈值被快感的列车越过, 向无尽的深渊驶去。她没有停下手,而是继续保持着不快也不慢的频率,无休止 经的给我提供着快感。我只能一波一波的忍受着噬骨的快感,体会着永远得不到 解脱的快感地狱。
 
  「啊哈……啊……为……为什么……为什么我……我……」
 
  「真抱歉呢~ 毕竟这是拷问呢,如果一直让你舒服还怎么让你开口呢。」 
  失去了解脱的能力之后,要命的射精感开始堆积。
 
  「啊……忘了告诉你了呢,被我印上了那个魔法印记的男人,没有我的允许 无论是多么舒服也是是绝对不可能射精的哦。」
 
  五分钟过去了。
 
  阴茎已经勃起到不能再勃起,肿胀到发红龟头在她的手中被一下又一下捋过, 茎秆上密布着的青筋也有节奏的跳动着,被剥夺了射精的肉棒在她的手中无助的 抽动。
 
  射精……射精……
 
  「还不错嘛,一般的男人在这样的拷问之下通常都撑不过一百秒的……」 
  「射精……我要……要射精……」
 
  全身每一寸都被禁锢法术死死的钉在床上,甚至连一丁点的挣扎都不被允许, 只能默默承受着永无止境的折磨。
 
  「想要射精的话就把那本书告诉姐姐,姐姐就会让你舒舒服服的射出来~ 」 
  洛贝莉亚……为了我的未婚妻……洛贝莉亚……
 
  无从躲避的纤细的小手一下又一下的捋过阴茎,没捋过一下都让小腹上的符 文闪烁一次暗紫色的光芒,说明如果没有射精禁止的法术的阻止,每一下捋过阴 茎的小手都能让我舒服的射精。就像是射精的悬崖边上凭空多出来一到透明的墙 壁,剧烈的快感把我摁在这道透明的墙上,一旦消失就就会飞出射精的峡谷。而 现在这道不肯消失的墙壁狠狠地挡住了我,任凭身后把我推向射精的力量有多么 强大。在无尽的快感地狱之下我的身体已经快承受不住了,仿佛在巨大的推力要 把我活活的摁碎在这透明的墙壁上一样。
 
  好痛苦……
 
  我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她套弄着我已经极限的阴茎,挣扎都不被允许的 酷刑中我唯一能够发泄的也只有这样悲惨的呻吟了。勃起到麻木的肿胀感和快浸 出血的龟头下我已经说不清快感和痛苦了。
 
  射精……射精……射精……!
 
  「很痛苦吧……嗯,我知道,快感源源不断的涌进肉体却不被允许射精……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限膨胀的射精感把自己的理智一点点吞噬……啧啧……想想 就令人头皮发麻呢。哈维君可要好好的感受这种痛苦,感受反抗我究竟会受到什 么样的折磨。」
 
  我的意识逐渐开始在恐怖的快感折磨之下慢慢抽离,意识在逐渐的失去。 
  就在浑身颤抖的我失去意识的一瞬间,她停下了刺激。
 
  「哦哦哦哦哦……」
 
  这涓涓的快感流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在骤然停止之后竟让已经习惯了长期 全力去抵抗快感的我一下子失去了重量一样,竟让我感受到了一阵剧烈的空虚。 在猛地抽动了一下身体后我发出了可耻的意犹未尽的呻吟。
 
  她嘲笑着我一挺一挺的小腹,舔舐着自己的指尖。
 
  最可怕的是我的身体在这样的拷问之下背叛了我的大脑,竟然开始渴求快感 与刺激。
 
  她轻轻地趴在了我的身上,较小的双乳隔着丝滑的薄如蝉翼的上衣满足着我 渴求着爱抚的上半身,精确地满足着我空虚的肉体,粉嫩的小舌尖从锁骨到肩膀, 再突然吻上胸肌,舌头绕着乳首打转,就是不肯吻下去。让我欲生欲死的灵巧的 小手侧肋,再大臂滑到小臂。我除了我三个最强的敏感点以外,每一寸渴求着爱 抚的肌肤都被她充分照顾,却每一寸肌肤都是简单的滑过,点到为止,并不让我 完全满足,就像是为了把聚集在阴茎的剧烈的快感充分涂匀在我的全身那样,为 了让我的身体好好地吸收下刚才的快感那样。这只完全摸透了我的身体的魅魔简 单三两下就把刚刚只是在位于阴茎部分的快感攻防战的战线扩展到了全身,在准 确又熟练地挑逗之下,强烈的射精感再次挤压着我的前列腺和睾丸。
 
  「唔……要是让你一下子就失去意识就不好玩了呢,为了能更长~ 久的拷问 哈维君,我还是把你全身的束缚解除掉,只固定你的手脚好了~ 」
 
  她咬住我的耳朵,淫靡的耳语让我的头皮一阵发麻。
 
  我感到除了手腕脚腕以外,身体其他的部分的拘束被解放了。她要的不是那 种一下子把我冲垮的快感,而是给我一点点挣扎的空间的,能够充分的让我保持 着意识,逐渐让我堕向深渊的快感涓流。我终于知道这只魅魔的恶趣味,比起用 快感直接将我烧焦,更喜欢欣赏我在快感的文火下无助的挣扎并逐渐的一点一点 被烤熟的样子。我已经看到了被她精心的快感拷问彻底成熟的肉体被她满足的一 口一口的吃掉。
 
  「怎么样?姐姐是不是很温柔?」
 
  「求求……求求你……让我射出来……让我……」
 
  虽然看到了自己的下场,我却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她用快感 一点一点的浸透我的每一寸皮肤。
 
  「那你告诉我那本书的去向,不然虽然姐姐很想让你舒舒服服的射出来…… 但你不告诉我我也无能为力呢……」
 
  她装作一副很困扰的样子。
 
  「不……我……我不能……」
 
  「啊~ 啊,那可真可惜……那我只能再让你更加的痛苦了……」
 
  她意犹未尽的从我的胸膛爬起,从胸口摸出一只药膏,在我被快感折磨的已 经迷离的双眼前晃了晃。
 
  「对不起呢,这对你可能太残忍了,可那本书对姐姐来说真的很重要。」 
  她挤出一点在手心里,再从身后的尾巴的末端的心形的蕊中挤出几滴有着浓 郁香味的精油,在双手中精心的混合着。
 
  「不!不要!放过我……我不要那个……不要给我用那个!」
 
  刚刚还眼神迷离的我恐惧的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她在手中调和的药膏,叫 喊着。
 
  得知她要做什么的我开始猛地疯狂的晃动着身体,在她设定好的范围内无助 的挣扎着,这正是她所希望的。
 
  「哦哦?你知道这是什么吗?那就好办多了呢~ 」
 
  她给我展示着手心里淡粉色的冒着淡粉色的青烟的药膏,媚笑着问道。我知 道魅魔的尾巴末端的心形的蕊里分泌的液体是世界上最为强劲的媚药,只要喝下 一滴就会变成即便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会放过的禽兽,不射干自己最后一滴精 液之前是绝对不会停下抽动的腰部。而这媚药混合了那只催化药膏之后,则会变 成更为强力的,更利于皮肤吸收的外用媚药膏。曾经我见过馆长接手治疗过一个 不幸经受了魅魔拷问的女孩,她被魅魔在两只乳房上涂上这种媚药膏,由于这属 于药剂所以不能用法术驱散,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里那个女孩都只能半裸着上半身, 因为衣物的摩擦乳首的轻微刺激也能让她轻易的达到高潮。
 
  「先是胸部。」
 
  她先是双手握住我的脖子,顺着我的胸肌向下直到最后一根肋骨之间充分的 来回涂抹。很快的我的胸部开始发烫,乳首的触感开始变得极端的敏感,甚至她 每一下涂抹也让我舒服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啊……啊啊啊……」
 
  我不受控制的胡乱的呻吟着,媚药渗入我皮肤发出渗人嘶嘶的声音,飘出淡 粉色的烟。我的胸膛剧烈的抖动着,她毫不在意双手随着我上下起伏的身体保持 着动作。
 
  鲜红的阴茎已经挺的发烫了。
 
  「接下来是腰部。」
 
  她绝望的宣布着,并继续向下涂抹,以我的肋骨为界腹部和在这之下的小腹 也被她耐心的,不留死角的涂上让我彻底坏掉的媚药。刚刚涂抹在胸部的媚药已 经完全被我的身体吸收,皮肤开始显现出淫靡的潮红色的光泽。可怕的媚药更是 让我挺立的乳首到了仅仅是暴露在空气中就能感觉到快感的地步。我情不自禁的 挺起胸膛弓起身体,不住地扭动着,就好像是乞求着乳首的爱抚一样。
 
  「最后是阴茎。」
 
  她手心沾着媚药的双手逐渐伸向我全身最为薄弱的地方——阴茎。
 
  「不!不……只有……只有那里不可以……不要……会死的……我会死的… …呜呜呜……」
 
  在射精被剥夺后快感地狱的洗礼后,不同于书本上枯燥的文字,亲身体验了 魅魔尾巴的媚药的恐怖后终于让我的精神到达了极限,我哭着哀求道。如果在无 法射精的情况下将阴茎的感度提升好几倍的话,我已经不敢想象我会变成什么样 子了。
 
  「我求求你……只有那里……」
 
  长时间的肌肉痉挛已经让我没了力气,我衰弱的哀求着她。
 
  「姐姐也不想做的那么残忍呢……不想阴茎被涂上媚药的话……你知道该怎 么做吧?」
 
  她嗤笑着,欣赏着已经快要崩溃的我。
 
  「我知道了……我说……我什么都说……我求……求你……你不要……只有 那里不能涂……」
 
  我哭着说道。
 
  「这才是乖孩子嘛~ 」
 
  「啊哈……先放……放开我右手的拘束……藏书地……啊哈……啊哈……地 图被我藏在了右手……啊哈……法术咒文里……」
 
  胸部和腰部暴露在空气中的快感就已经让我喘息连连,我艰难的开口道。 
  她扫了一眼我的右手,的确感受到了轻微的法术的涌动。
 
  「嗯……好吧,但是你要是敢玩什么花招……哼哼~ 」
 
  「我知道了……」
 
  对不起,洛贝莉亚……我真的已经到极限了……我死也不愿意阴茎被涂上那 个……
 
  在她解开我右手束缚的一刹那,我立即向我的额头伸去。
 
  「住手!」
 
  猜到我要做什么的她立即对我恢复了拘束,但为时已晚。
 
  千钧一发之际我的指尖还是接触到了我的额头,这难得的间隙里我向自己释 放了只有接触额头才能使用的遗忘术——我会在下一个瞬间彻底忘记死灵之书的 一切,当然也包括它的下落。我想起那个被魅魔在胸部涂满了媚药膏的女孩,我 绝不能让洛贝莉亚受到这样酷刑……但如果再这样被拷问下去,我一定会忍不住 说出那本书的下落。虽然对自己使用遗忘术会毫无疑问让没有了利用价值的我被 这只魅魔杀死,但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哈维……」
 
  发现遗忘术发动成功的她终于收起了一直以来的笑容。
 
  「遗忘术……呵呵……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意志力……竟然在这样的快乐之 下依旧能释放法术……」
 
  她的失落只有一瞬间,随即又恢复了妩媚的笑意。
 
  「现在……我已经……已经不知道了……」
 
  滚烫的胸膛和腰腹让我本能的挺起身体,谋求着快感。
 
  「哈哈哈哈哈哈……」
 
  她大笑了起来。
 
  「哈维君~ 我好像已经喜欢上哈维君了~ 」
 
  她脸上浮现出令我毛骨悚然的笑容。
 
  「虽然很可惜,但我不得不承认任务的确失败了~ 不过在寻找那本书的人不 只是我一个,而且知道那本书下落的人也不只是你一个。」
 
  她顿了顿,再次向手心挤出了点药膏,和尾端分泌的媚药。
 
  不……不要……不……
 
  「工作的事情虽然很可惜……就交给其他的姐妹去做吧……我会全身心的, 好好的陪你的……」
 
  她搓着掌心,让我发狂的媚药膏再次充满了她的掌心。
 
  「那么接下来,好不容易没了正事,时间要多少有多少,我们可以好~ 好的 玩了。我保证,过一会你会怀念刚才瘙痒一样的拷问的。」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4-20更新.